美高梅app_美高梅网址_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衣赐履
衣赐履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3,255,696
  • 关注人气:969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(2020-03-22 23:28:53)
美高梅app标签:

陈忠

汉安帝刘祜

服丧制度

陈咸

伪君子

分类: 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

衣赐履按:这一回,主要讲几份儿奏书,故事性不强,但值得我们深入思考。

这一回的主角叫陈,是东汉中央政府的一名机关干部,他老爹陈宠是个大官儿,做到了司空。司空陈宠有两个曾祖父,一个叫陈咸,另外一个也叫陈咸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【陈咸,在西汉后期,也是一号人物】

《汉书》里的陈咸,元帝朝做到御史中丞总监察官,成帝朝做到少府(宫廷供应部长),用法苛刻,生活奢侈,贪污腐败,行贿买官儿。陈咸在做地方官时,以杀戮立威,对罪犯十分残酷,罪犯们被折磨死的,上吊自杀的,一年得有好几百,甚至上千。宰相翟方进死看不上这个腐化分子,不断弹劾陈咸,最终,陈咸免职回乡,忧郁而死。

《后汉书》里的陈咸,在成帝、哀帝时代因精通法律做尚书。王莽当权后,陈咸看不惯王莽的作派,就辞职回家了。王莽篡位后,召陈咸到朝里做官,陈咸以生病为由拒绝,陈咸的三个儿子陈参、陈丰、陈钦都在做官,陈咸让他们全都辞职,父子四个闷在家里,闭门不出。陈咸宽厚仁恕,经常告诫子孙说,替人断案用刑,当轻则轻,即使有百金的好处,也不要把人往死里整。

衣赐履说:有读者可能会问,你说的这是一个人吗?重名吧?很不幸,此陈咸还真是彼陈咸,历史记录不同,行为作派还真是相差万里啊。对陈忠而言,当然《后汉书》里的先祖是真的,《汉书》里的是假的,呵呵。

老陈家是法律世家,陈咸本人侍御史出身,陈咸的老爹陈万年,做到御史大夫,是监察口儿的老大,陈咸的儿子们做什么咱不知道,但孙子陈躬,在光武初年,做廷尉左监,属于司法部的官员,陈躬的儿子就是陈宠,陈宠的儿子就是陈忠。

借了老爹陈宠的关系,陈忠很年轻就到司徒府工作了,几经升迁,做到了廷尉正司法部法官,在朝里颇有后来,司徒刘恺115-120在位)推荐,做了三公曹尚书(西汉成帝设置了五个尚书,三公曹尚书主断狱陈忠工作很有心,当时,地方上有很多疑难案件,地方官员不敢专断,就奏请中央,这样上请下达,效率很低。陈忠认为有必要搞一套判例标准,于是,他梳理定性了一批典型判例,上奏二十三条,命名为《决事比》比,就是判例),相当于“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汇编”,分发各郡、国,作为断狱的参考依据,成为地方司法工作者的案头书陈忠又上书取消蚕室刑即宫刑;解除贪腐官员家里三世不得做官的禁锢;狂易杀人者减轻处罚(所谓狂易,就是因突然发狂而失去行为能力,估计相当于现在的精神分裂症患者,病情发作时,性情大变,伤害他人);对母子兄弟愿意代死允许,被代死者,则被赦免。这些个建议,都得到了批准。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
衣赐履说:看陈忠的建议,不但为人宽厚,而且业务精通,颇有人文情怀。母子兄弟愿意代死的,这个合不合理咱不讨论,但是对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罪犯,能够提出减刑处理,则实在很有现代立法精神。

公元121邓太后去世,安帝刘祜亲政四月十九日,刘祜下诏让各郡、各封国举荐有道之士,并鼓励公卿大臣直接上报秘奏,谈论政事得失。陈忠一琢磨,刘祜刚刚亲政,可能不晓得“直言极谏”的厉害,就提前给刘祜打个预防针,他上书说:

我听说,英明的君主胸怀如高山大海,能够包容最尖锐的批评,这才能够让忠臣敢于直言,不会担心万一说错话而遭到迫害……从前,晋平公曾经大臣叔国家最大的忧患是什么?

叔向说,领导干部害怕失去官位而不愿说真话,普通干部害怕处罚而不敢说实话,这样,上面就无法掌握下面的实际情况,这是治理国家最大的忧患。

晋平公说,你说的太好了!

随即下令说,我要广开言路,有来提意见建议的,如果谁胆敢阻拦,一律处死。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【春秋名臣叔向】

如今皇上下达诏书,征求官员们的批评。如果他们提出良谋奇策,当然应当采纳,但也可能有人见解并不高明批评十分浅陋还可能出现狂妄的讥讽,刺耳,又窝心,甚至可能完全与事实不符,我认为,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,陛下应该大度宽容,圣朝百无禁忌的美德。如果被举荐的人见解高明则应着重关注,甚至越级提拔使用这样才能获得率批评和中肯的意见,才能确保言路畅通

刘祜看了奏书,下诏,将有道之士中考试成绩优秀者沛国人施延任命为侍中后来,施延做到了太尉

衣赐履说:陈忠的意思是说,老大,你要想做个好皇帝,就必须准许别人说话,哪怕他们说错了,你也不要修理人家,只有这样,你才能够听见实话、真话、管用的话。安帝刘祜刚刚亲政,当然“海纳百川”,不过,不久之后,刘祜封太监们为侯,封奶妈为君,陈忠很有意见,就没敢向刘祜提出来,呵呵。

按照传统,三公九卿,二千石级别的官员、各部刺史,父母死亡时,不必守三年之丧。公元116年,时任司徒刘恺认为,高级官员不守三年之丧,实在不能够作为人民的表率,不能够宣导美好的习俗。十一月十一日,东汉政府下诏,准许大臣守三年之丧。

本年(公元121年),尚书令祋讽(祋读如对)等人上书说:

孝文皇帝简化礼仪(文帝刘恒去世时,遗诏规定守丧三十六日即可),光武皇帝革除官吏告假奔丧的制度,这是万世可行的法则,实在不应更改,应当取消大臣守丧三年的规定。

尽管陈忠是祋讽的下属,但是坚决反对祋讽的奏议,上书说:

父母与子女实为一体,孩子不到三岁,就无法离开父母的怀抱。先圣感出发,作出服丧时间为二十五个月的规定(所谓服三年丧,实际上就是服两年一个月,有点像虚三岁,呵呵)。高祖承受天命,萧何创立制度,大臣守丧三年,合乎孝子哀悼父母的原则。光武帝建国时天下刚刚经受大乱,国家的各项制度,更多是考虑简单易行。那么,大臣不告假奔丧,他们手下的干部出于个自不同的私心,便很少有人遵循三年之丧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大汉兴起,虽然承接的是礼崩乐坏的大势,但是先王礼制,逐步得到恢复。因此,藉田之耕,始于孝文皇帝(藉田指古代天子、诸侯征用民力耕种的田。每逢春耕前,天子、诸侯亲自在藉田上劳动,以示对农业的重视。文帝刘恒在汉朝开了这个头儿,成为制度);举荐孝廉的制度则由孝武皇帝开创;郊祀之礼古代于郊外祭祀天地,南郊祭天,北郊祭地。郊谓大祀,祀为群祀,定于元帝、成帝之时;三雍之序,备于孝明皇帝(三雍明堂、辟雍、灵台至于大臣终丧,则成于陛下之手陛下准许大臣守丧三年,在神圣美好的功业中,再没有比这一项更崇高的了《孟子》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治理天下便易如反掌原文为“天下可运于掌”。这个结论也真够无厘头的。我愿陛下登高遥望北方,用陛下对甘陵刘祜父母陵墓所在地的思念推想臣子的心情,那么天下之人就可以各得其所。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【服丧三年,实际二十五个月】

当时,宦官认为守丧三年的制度对自己不便,竟将陈忠的奏章搁置下来。十一月二十三日,刘祜取消二千石以上官员守丧三年的规定。

柏杨先生评论:曾参说,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。原意不仅仅要美化风俗,主要的还是要顺乎人性,流露真实感情。为了使人子在丧亲的痛彻肺腑的悲恸中,适当地表达永诀的哀思,葬礼因之而兴。可是儒家学派的丧礼,却十分异样。除了弄一大堆丧服规矩外,又弄了一大堆更复杂、更深不可测的仪式,把死人的妻子儿女,折腾得筋疲力尽,甚至倾家荡产……然而,最可怖的还是儒家学派坚持的“三年之丧”,当儿子的要对死去的爹娘,哀悼三年,在这三年之中,要不断哭泣,不能吃干饭,只能吃稀粥;不能睡床,只能睡在地面的草席上;不能用枕头,头下只能枕土块(当然,枕石头大概也行);不能穿普通衣服,只能穿特制的麻质孝服。而且必须瘦得皮包骨头,脸面黄黑,双目昏花,耳朵半聋。最标准的孝子是:奄奄一息,必须有人扶着才能起床,靠着手杖,才能走路;住在用土坯作墙的房子里,三年之间,不能跟妻子亲热,不能有笑容,甚至,不能言语……这种“三年之丧”,在春秋时代便因为行不通而被扬弃,墨家学派只主张守三个月之丧就够了,大力抨击守三年之丧的荒谬。但儒家学派却坚决复古,并把三年之丧作为检验一个人道德学问和一个国家盛衰兴亡的标准……在以后的史迹上,三年之丧的节目,不断出现,并且成为一种掠夺名声和权势的手段,更成为一种政治斗争武器,父母不但不是人子孝思的对象,反而成了贪婪卑鄙勾当的工具,就更使人遗憾。

衣赐履说:儒家学派非要推行守孝三年这个制度,我只能以小人之心来衡量之。这个制度,一个是违反人性,而儒家恰恰说三年不笑、不吃肉、不喝酒、不过性生活才是人性;二一个是,鄙视做事。我们用法家和儒家简单类比,法家是实干派,愿意做事,法家的人会觉得守丧三年是巨大的浪费,他们断不会琢磨出这样一种近于荒诞的方式来表达对父母的哀思。而大多数儒者更喜欢坐而论道,他们既不愿做也做不了实际事务,于是,他们就弄出许多奇怪的规矩来。比如,什么样的场合应该磕多少个头,向哪个方向磕,要不要磕出响声,等等,这些法家不屑的东西,在儒家则成为一门高深的学问,它既不难——没有技术含量,谁都学得会;但又非常难——比如服丧三年这种事儿,虽然没有技术含量,但实干家根本不愿在这上面浪费自己的生命,在家呆上三年,真是太难了。

本来,儒家学说也不过就是一种学说而已,但是,一旦与权力结合起来,则变得无比强大。他们不但可以把守丧三年与国家兴衰联系起来,而且可以将这些规矩变成斗争的利器。我们以前讲过,汉武帝刘彻虽然是典型的法家,但是他非常喜欢儒术。他一方面大加利用儒术的“文饰”功能——不管做什么事,由儒家来搞好宣传工作,效果都出奇得好;另一方面,他用儒家的“礼”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。比如,刘彻为了进一步巩固中央集权,削弱封国力量,一次就撤销了几十位列侯的爵位,理由是他们在向中央政府上交祭祀用的黄金时,不合规格。看,看似温情脉脉的礼仪,用来修理人,真的非常有效,它不需要你犯罪,只需要因为一件你没太在意的事情,一件本来人畜无害的事情,他说你违反了“礼”,你就完蛋了。从这个角度看,似乎务实的人总是容易被务虚的人修理,呵呵。

权力化的儒家,对人的要求非常之高,往往以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普通人。于是,这些普通人达不到这些标准,但又不敢反对这些标准——你一反对就证明你是禽兽,因为,你连为父母服丧三年都做不到,你不是禽兽是什么?于是,大家虽然都达不到标准,却都假装达到了标准,各种表现形式的伪君子就批量产生了。

我们举一个好玩儿的例子哈。也是在东汉,有个叫赵宣的,埋葬了父母之后,却不关闭墓道,他就住在里面替父母服丧,一服就是二十多年,这也太孝顺了吧!赵宣孝名大振,郡里推举他做官,大名鼎鼎的陈藩(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那位)核实他的孝行,发现赵宣有五个儿女,都是在服丧期间生的。

我们以前也讲过,东汉的三公,太尉、司徒、司空权力不大,机密要事由尚书专门负责。但是,三公有个背锅的职责,一旦出现一灾人祸,皇帝想找人背锅了,就把三公揪过来修理一顿,免职

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【喜欢上书的尚书令陈忠】

认为这种情况不合治国旧体,上书劝谏说

我听说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因此,三公称冢宰,给予特殊的礼遇三公前来拜见,皇上要起立相迎;皇上在道路上遇到三公,要下车以示恭敬。

衣赐履说:此处原文为“在舆为下,御坐为起”,《汉旧仪》里说,皇帝见丞相起,谒者在旁边高声唱道皇帝为丞相起立”,然后再坐下。皇帝如果在路上碰到丞相,丞相上前相迎,谒者需高声唱道皇帝为丞相下舆立”,然后再上车离开。这一段,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》中没有引述,我猜可能有两个原因:一是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”这话,司马光不敢说;二是到了宋朝,宰相地位比汉唐时期下降不少,皇帝为宰相起立、下车,已经成了美好的传说了。

汉朝建立以来形成一个传统,宰相所提的建议,皇上无不听从。而现在的三公,尽管地位尊贵,但是手里没权。选拔、举荐、处罚、奖赏,这些事宜,全都由尚书宫廷秘书负责,尚书受到皇帝的信任,远远超过三公。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很久了,内心常常感到不安。前向发生地震,罢免了司空陈褒,近来又有新的灾异,还要谴责三公。从前孝成皇帝因星象有异,把责任推给了宰相翟方进尽管翟方进自杀,成帝终究没有得到上天的赐福,而徒然违背皇帝爱护大臣的美德。所以,知道是非的标准,责任就明确地有所归属了。还有,尚书裁决事务,多违背旧制,定罪判刑时想怎么来就怎么来,无视规章法令。陛下应当对这样的情况严加追究,整顿司法,对上遵循国家法典,对下防止臣下作威作福,定好规矩,一切用规矩说话这才是国家的法度,万世的法则

衣赐履说:前面我们讨论过,东汉从建立政权开始,它的制度设计就是架空三公,皇帝自己说了算,执政方法就是通过尚书台来发布政策规定,三公,本来就是用来做摆设或者背锅的,因此,这份儿奏书,当然不可能批准。陈忠的奏书挺多,我们没有都选取。从这些奏书来看,他是一个很正直、很有责任感、有实干精神的官员,而且史书记载,他推崇大臣,对下级也以礼相待,九卿之中如果有人生病,皇帝派使者看望、赏赐钱布,也是陈忠建议实行的。但是,就如同有两个“陈咸”一样,对陈忠的评价,也要全面地看待。我们再举两个例子:

第一,对邓氏外戚落井下石。当初,陈宠当司空的时候,太尉张禹、司徒徐防拉着他一起去拍邓皇后及其老哥邓骘的马屁,陈宠不肯,这下子把老邓家给得罪了。陈宠不久就死了,但陈忠还在朝为官哪,一直被老邓家摁住,十多年就没怎么动窝儿。等到邓皇后(太后)去世,邓骘等人也就歇菜了,陈忠可算等到报复的机会了,一道接一道上奏弹劾邓骘等人,包括邓骘在内的邓家二千石级别的官员,自杀和被诛杀的就五六个。大司农、京兆人朱宠认为邓骘冤枉,纯属躺枪,于是脱光上衣、抬着棺材,上书为邓骘鸣冤。陈忠立即掉转枪头,弹劾朱宠。安帝刘祜下诏将朱宠免官,让他返归乡里(详见拙文《汉安帝刘祜:东汉第一位脑残皇帝亲政了)。

第二,打击同僚。公元124年,在一大帮人的挑拨下,刘祜要废掉太子刘保,贬为济阴王。太仆(交通部长)来历等人认为太子无过,坚决反对废黜太子,就跟刘祜较上劲了详见拙文《汉安帝刘祜:东汉第一位脑残皇帝亲政了。此时,陈忠已升任尚书令,组织手下一帮尚书弹劾来历等人,最后,来历兄弟被免官,削减封国收入。尽管陈忠是在刘祜的指示下弹劾来历的,但是,没有想到,几年以后,废太子刘保当上了皇帝,司隶校尉虞诩追奏陈忠等人的罪过,陈忠成为士大夫们的笑柄。

衣赐履说:陈忠的做法,我很理解。但是,似乎与他自己标榜的为人、为官之道,有些矛盾。混官场的法则,其实,陈忠的老祖宗陈万年早就教给后代了。请看彩蛋。

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陈万年教子

陈万年做到御史大夫,深谙官场进退之道。儿子陈咸很有才干,但是坦率耿直,甚至敢于讥刺当朝权贵,老陈同志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啊。有一次,陈万年生病,把儿子喊到病床边教训,老陈“当当当”一直说到半夜,小陈坐在那里居然打起瞌睡,头一歪碰到屏风上。老陈大怒,就要起身抽小陈,骂道,你老子教训你,你特么居然敢睡觉!小陈叩头认错说,老爹啊,你说了一晚上,不就是让我见人就大拍马屁、大吹法螺吗!老陈一听,原来儿子知道啊,于是,嘿嘿一笑,踏实睡了。


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
“衣赐履和金大妞”
读品历史,品读美食。

【读通鉴】从“丁忧”制度看儒家礼教为什么会培养出大批伪君子

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美高梅app 美高梅app,美高梅网址,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